伊莎贝尔

【Elsanna】小段子合集(二)

MiyabeTsuki:

这里Mi君,就是想偷偷冒个泡告诉大家我还活着_(:зゝ∠)_
千辛万苦换了新工作一个月,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并且每天忙的不得了,没时间也没精力写文,只好丢几个存了差不多半年却没发的短篇出来证明我还在坑里_(:зゝ∠)_
——————————


你的温度


不同于喜欢温暖的Olaf有时让人忍不住打颤的冷,不同于Sven毛绒绒又有点臭烘烘的动物的温,也不同于Kristoff宽厚可靠的暖。比普通人要低上一些,比冬天的寒风要高上一点,那只属于Elsa的温度,是Anna最喜欢的温度。因为正是这独一无二的温度,总是比那悦耳的声音先一步告诉Anna,在她不经意间从身后将她包裹的软香,是Elsa。
就好比此刻,她正躺在草坪上慵懒地晒着太阳,半梦半醒间,有一只柔软的手
如同一缕清风般温柔地拂过她的脸颊。
Anna依旧闭着眼睛,抬手握住那只还带着些许油墨味道的手,像只粘人的小猫一样蹭了蹭。上方传来的宠溺笑声越来越近,最后近到Anna感受到了不属于自己的呼吸。
额头相贴,鼻尖相抵,在彼此的肌肤间传递的温度很快就让Anna本就不清醒的意识越飘越远。
「好梦,Anna。」
如同摇篮曲般令人安心的声音,如同冬日阳光般让人心生温暖的吻,还有一如既往将她温柔包裹的温度,带着Anna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因那场意外,我开始讨厌雪。惨白的颜色让人感受不到一丝生气,冰冷的温度仿佛能够冻结人心。可我越是讨厌它,它越是在我身边萦绕不去,如影随形。日复一日,在我那四季如冬的房间和心里,静静飘落,慢慢堆积。
「Elsa,快看,下雪了!」
你天真可爱的笑容竟能让冰冷的银白也变得如此温暖。
「好漂亮!」
我最讨厌的魔法、最讨厌的冬天、最讨厌的雪、最讨厌的自己——
「Do you want build a snowman?」
因你——
「Yes.」
而改变。



逃课


当公主殿下的礼仪课老师愤怒的咆哮响彻整个城堡的时候,工作中的女王陛下抬头看了看时钟,时间刚好是公主该上的礼仪课开始的五分钟后。
把候在书房门外的Kai打发去安抚失控的老师,Elsa叹着气穿过走廊一路来到花园。在城堡花园的树林间有一棵不知生存了多少年的大树,树干上歪歪扭扭的刻着几条象征着身高的线条和两个孩子的名字,树的底部有一个不深的树洞。对于成人来说只能容下小半部分身体的这个树洞,Elsa却知道它刚好能容下两个紧贴在一起的孩童。那是Elsa和Anna小到还每天形影不离的时候,用来躲避保姆和教师的、只属于两人的秘密基地。
Elsa绕着树转了一个圈,意外的没有发现逃课的坏孩子。头顶传来了布料摩擦木头的声音和银铃般的清脆笑声,于是抬头便看见不老实的公主坐在粗壮的树枝上对她露出一口健康的白牙。两条长腿在半空晃啊晃,晃落的树叶落在了Elsa的头上。
「Anna,怎么又逃课了?」
「因为你只有在我逃课的时候才肯放下工作来找我,陛下。」
Anna耸了耸肩,故作轻松的姿态和语气下是藏不住的寂寞。其实Elsa知道,懂事的小公主偶尔的闹别扭、小任性,不过是想求得她这个不称职的姐姐的一点陪伴。
盛夏的花园里突然开始飘落雪花,骤降的温度下,Anna惊讶的望向站在树下的Elsa。Elsa手上蓝色的光芒渐渐隐去,她笑着向树上的Anna敞开了怀抱。
「来吧Anna,你想堆个雪人吗?」



你的海


我是深海中孤独的人鱼,你是海岸边雄伟城堡中寂寞的公主。
初次见你,是在人迹罕至的礁石之间,仰望天空的晴朗午后。你在海边一个人嬉戏的样子,对我来说就如同天上的太阳般令人憧憬又遥不可及。你因向往自由而闪闪发光的蓝色双眸,就像正午反射着阳光的大海一样有着让人想要亲近的温柔与温暖。
我坠入了你的海。
我明知人鱼冰冷的肌肤只会被人类的温度灼伤,可我还是忍不住去祈求渴望。于是,我用声音和一个诅咒换取了双腿和接近你的机会。我用无言的双眼向你传达着爱意,用我的心去靠近你的心。
就如同人鱼有着名为大海的束缚,你有着名为王室的禁锢。终有一天,会有一个陌生的王子带着满船的财宝将你带向另一个牢笼,而那时的我,一定早已化为泡沫。
如果那一天来临,我必须消散于大海,我希望那是在名为你的海中。


————————
也不知道有没有不小心把以前发过的又发出来了_(:зゝ∠)_
感觉最后一个貌似不是ea啊_(:зゝ∠)_
后会无期各位_(:зゝ∠)_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随随随:

我去,膜拜啊!!!!太感谢了!!

旦镇蓉芙:

TO阿伦戴尔税民们,帮助甄别哪些芙蓉镇官方骗钱小说是值得交份子钱的

【Elsanna】日出(吸血鬼au)

MiyabeTsuki:

又默默消失了一段时间,我又在凌晨悄咪咪地回来了_(¦3」∠)_
虽然之前说好了要放些存稿出来的,可是年前那段时间真的是忙到要死、忙到想死、忙到差点死,心态都崩了,于是就又神隐了一段时间_(¦3」∠)_
这两天稍微有了点余力,所以修了个仙,码了点字。至于之前说的存稿……因为文档太乱我懒得找了_(¦3」∠)_有时间整理一下再说吧_(¦3」∠)_
以下两篇是在 @随随随 的点梗以及投粮下诞生的,吸血鬼au,请慢用。
————————
吸血鬼Anna×修女Elsa


咚、咚咚咚、咚


某个初冬渐冷的黎明前,教会内部某个房间窗户被敲响的声音打破了持续了整夜的宁静。一如既往早早起床的Elsa听到位于三楼的自己窗外的响动也并未感到惊慌,抬手在胸前划下十字,做完每天例行的祷告才起身来到窗前拉开了窗帘。
在Elsa的所识里,会用这种特殊的敲门(窗?)方式的只有一个(只?),那就是身为血族却一点血族的意识都没有、整天(晚?)跑到天敌教会里乱逛的吸血鬼Anna。
窗外,一双湖蓝色的眸子因房间内的烛光而变得细长,垂下的黑色披风和一对萱草色的麻花辫随风轻轻摇晃着,露在可爱唇瓣外的一侧犬牙泛着森白的光。


出现在视野里的不出所料是像只蝙蝠一样倒吊在窗外的Anna。


虽说Elsa对于Anna这种对吸血鬼来说大概算不上奇怪、对普通人来说就很是惊悚的出场方式早已经见怪不怪,可会像今天这样在这种对普通人来说还未到起床时间、对吸血鬼来说该准备入睡的时间里来“骚扰”她,这就有些奇怪了。
「Elsa,我们一起去看日出吧!」
隔着玻璃传来的声音有些发闷,让Elsa有一瞬间怀疑起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刚刚Anna说了什么?看日出?
一只见光死的吸血鬼邀请她去看、日、出?
Elsa蹙着眉用看笨蛋一样的眼神看着某只倒吊着的吸血鬼,忍不住开窗探出白皙的手,摸了摸吸血鬼冰冷的额头。而Anna则还不明白Elsa突然摸过来是什么用意,只是单纯的对Elsa主动的接触感到高兴,呲起犬牙笑的一脸灿烂。
「我的治愈术可救不了吸血鬼。」
屋外寒冷的空气让Elsa缩回手,一边说话一边扯了扯身上披着的上衣。
「我没病!」
「没病一个吸血鬼会想去主动被太阳烧成灰?」
终于反应过来的Anna鼓起了脸颊,Elsa只是不以为意的挑了挑眉。
「Elsa,你就不能给点正常的反应?」
「正常的反应?」
「就是像书里写的那样,感动的又哭又笑。」
「真抱歉我不是言情小说里楚楚动人又善解人意可爱主角。」
无视掉不知又看了什么奇怪小说、正在比比划划不停抗议的吸血鬼,Elsa和以往一样按着Anna的脸把几乎要闯进房间的她又重新推出了窗外。吸血鬼如果没有受到邀请就无法进入房间,所以Elsa倒也不担心Anna真的会闯进来,只是没想到这次Anna学了乖,在Elsa的胳膊缩回房间之前就握住了她的手腕,稍微一用力就将人扯出了窗外。


「抱紧我别乱动。」
Elsa只来得及惊呼了一声就落进了Anna的双臂之中,惊吓之余也忘记了生气,难得顺从的依着Anna的话抱住了她的脖子。
黎明前的夜沉的像是整个世界都被黑暗吞噬,不论睁眼还是闭眼都只能看到一片黑暗。Elsa几乎连近在咫尺的Anna的身影都看不到,可身为夜行生物的Anna抱着个活人却还如履平地。Elsa耳边能听到的只有呼啸的风声,只凭些许的失重感才能判断出自己正被带向教堂的房顶。


「小心脚下。」
不消一会功夫,Elsa的双脚就踩在了教堂斜斜的屋顶上。她刚借着Anna的搀扶站稳脚跟,下一秒就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罩住了她的全身,让她瞬间被最近才开始渐渐熟悉的味道包围。
和其他身上总是带着血腥气的血族不同,Anna的身上总是带着草香或是花香一类属于大自然的味道,还有和吸血鬼十分不相称的巧克力的香甜。这让Elsa时常觉得,这个几百岁的吸血鬼其实比她更像个普通的女孩子。
Elsa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多出来的披风,长长的布料阻挡了寒风入侵她的身体,纯黑的颜色让她看起来像是和夜色融在了一起。原本想要发作的怒气只因这么一件披风就不知消失到了哪里,Elsa突然觉得自己其实比那些小说里单纯的主角也好不到哪儿去。
「Anna?」
「我在这儿。」
Elsa唤了一声给她罩上披风后就消失了踪影的Anna,于是立刻就听到了Anna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响起。
「我可没真傻到等着被阳光烧死。」
Elsa此刻正站在烟囱旁边,而Anna的声音则是从烟囱后方传来的。Elsa无声地笑了笑,扶着烟囱慢慢坐到屋顶上,抬头往向东方的天空。入睡前看到的细长弦月不知被那朵云遮去了身影,望不见边的黑色幕布上只能看到点点繁星闪烁着微弱的银光。
大概过了许久,也可能只过了几分钟,漆黑的夜空被突然出现的一道白线分成了两半。逐渐露头的金红燃去了夜空浓重的黑,一点点露出了它本来的蔚蓝。
对虽然十几年如一日的早起,可每个早上的时间都用来祷告和打扫教堂的Elsa来说,这其实是她二十一年的人生当中第一次看到日出。从未见过的美景让她不知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受,可难以抑制的激动之情又让她迫切的想要和什么人说些什么,于是她再次唤了一声Anna的名字。
出乎意料的是,Elsa这次没有听到她想要的回应。那个平时只要在她附近、听到她的呼唤就会像只小狗一样跑过来的Anna没有说话,这让Elsa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不安。不论是多么高阶的血族都有无法克服的弱点,而阳光就是其中之一。就算是躲在阴影之中,也无法保证就真的不会被阳光灼伤。
Elsa有些慌乱的起身,一边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身形一边快速来到了Anna的所在之处。


「……小傻瓜。」
高大的烟囱暗色的阴影下,背靠墙壁的吸血鬼耷拉着脑袋,上翘的嘴角挂着一丝可疑的液体,嘴里偶尔还会发出几声意义不明的傻笑。
悬着的一颗心脱了力一般落回了它该待的地方,Elsa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静静的来到Anna的面前,伸手戳了戳吸血鬼可爱却有些傻乎乎的脸。
「Elsa……嘿嘿……」
Anna的小声呓语让Elsa一阵心悸,可此时的她还无法理解心中涌出的酸楚和甜蜜是种什么样的情愫,只当那是初次见到的日出带给自己的感动,然后把这陌生的情愫怪到把她带到这里的Anna身上,捏着Anna的鼻子轻轻晃了晃。
「真是个小傻瓜。」
————完————


吸血鬼Elsa×修女Anna


渐渐上浮的意识让Anna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朦胧间她依稀记得自己似乎做了个令人怀念的梦。她揉着眼睛爬出被窝,一边梳理着乱的不像样的头发一边试图回想起那是个怎样的梦。而当梳好头发穿好衣服却依旧没想起梦的内容的Anna一把拉开窗帘时,她这才惊讶的发现窗外还是一片漆黑。
自Anna有记忆以来,一向睡眠好到令人嫉妒的她从未在这么早的时间醒来过。每当教会中的其他人已经开始一天的忙碌的时候,永远在赖床的Anna总是要等到老修女砸开她的门才肯慢悠悠的起床。
就在Anna伫在窗前考虑着是该回到温暖的被窝睡个回笼觉还是去教堂吓吓早起的同僚时,微弱的月光下从窗外向着屋顶一闪而过的黑色身影让她立刻打开房门,抓起走廊上静静燃烧的烛台冲了出去。
摇曳的烛光下Anna吭吭哧哧的向上一层层爬着楼梯,气喘吁吁的钻进布满灰尘的阁楼,推开了生锈的窗户。夜晚的寒风吹在微微出汗的脸上令人感到分外舒适,Anna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抓着窗沿探出了半个身子。从小淘气锻炼出的爬树本领在此时发挥了作用,Anna灵活的身体几下就摆脱了狭小的窗户,站到了屋顶的瓦片之上。
Anna还不等自己站稳身形就开始左顾右盼,寻找起某个总是对她若即若离的身影。大概是转身时用力过猛,伴随着脚下啪擦一声瓦片碎裂的声音,她的身体一晃便从屋顶栽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意外并没有让Anna失声尖叫,连她都觉得奇怪,明明该感到恐惧,可心中却有种莫名的安心感,就好像知道自己不会有事,某个人不会让她有事。
不出所料,等到Anna再次站到屋顶上的时候,她还能感受到Elsa抱住她时留在她身上的冰冷的温度。
「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你跑到教会屋顶上来干什么?」
虽然Elsa向来随心所欲行踪不定,可突然出现在教会里还是让Anna吓了一跳,毕竟这里对吸血鬼来说就等于是敌人的大本营。尽管Anna觉得凭Elsa的能力,她完全可以在教会里来去自如不被发现,可实际上Elsa很少会接近这里,这让Anna没法不产生好奇。
Elsa的沉默让Anna靠着烟囱坐下,抬起胳膊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摆出了一副Elsa不作回答就不走的样子。
「看日出。」
「那我陪你。」
在像是较劲的短暂寂静之后,烟囱后方传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不带一丝温度。早已习惯的Anna倒也不介意Elsa冷漠的态度,一句“我陪你”出口就像呼吸一样自然。不习惯早起的她早已开始眼皮发沉,不清醒的大脑甚至忘记了吸血鬼惧怕阳光这一常识,只想着与其让Elsa孤零零一人寂寞地看着太阳升起,不如两个人一起迎接第一缕晨光。
Elsa没再说话,Anna只把沉默当做了默许,头抵着墙壁静等着即将升起的太阳。
没过许久,隐藏在阴影下的Elsa从墙后微微探出头,静静凝视着Anna缓慢起伏的身体。这个说要陪她看日出的家伙,在说完那句话后就没心没肺地睡了过去。数百年前没能实现的承诺,在数百年后的今天依旧落了空。Elsa听着Anna轻浅却平稳的呼吸,缓慢却有力的心跳,在Anna面前总是冷冰冰的面孔总算是有了一丝融化的痕迹。
无论流淌过几个世纪的岁月,无论经历了怎样的轮回,Anna还是那个Anna,Anna永远是那个Anna。
「真是个小傻瓜。」
依旧没能传入Anna耳中的话语伴随着冰冷的液体落在了屋顶上,消散在了朝阳之下。
————完————


随随随:

= =过个年库存爆炸了。

这是短片刚出时的脑洞,阁楼上的安娜超级可爱!

M/P:

被不知道哪裡來的小女孩纏上的魔女
覺得反正教了她也学不会干脆等她自己放弃吧 然后就收了
结果幾年过去養大了后,不仅学会了魔法还学会了撩她
(魔女被小女孩碰瓷還行

戴:請你放開我...
亞:不要!大姐姐是魔女對不對,求求你教我魔法吧!!
戴:為什麼會想學習魔法呢...
亞:因為最喜歡了!

十幾年后

亞:啾咪啾咪~
戴:亞可放開我...
亞:不要~
戴:為什麼這麼執著呢...
亞:因為最喜歡了!